小七

🍊

当午阳静止于高白的璧墙,

琐碎的心思爬上台阶已把日子撕的稀碎,

鲜红的旗帜在空中飞舞,

溪水伴随惆怅自上而下,

枯黄的枫叶跌落石碣之上,

毛毛虫告诉我世界已满涨秋色。


十月的风何时将我吹醒?

来来回回几次才能定下决心?

入境的湖水,是镜还是静?

微风轻起,

散落的波纹好似杂志封面女郎的百褶裙。


云儿飘过我的影子,

山川向我走来,

是谁把我拉扯?

一日深似一日的秋寒,

偷懒取巧的人欲。



你说

不是所有的话

都有回应

不是所有的悲伤

都有相同的心灵

在宁静夏夜的星空下

在轻柔的凉风中

你有什么话

《应该》

作者:安娜·布兰迪亚娜

也许,我们生下来就该是耄耋老者,

携带着智慧来到人间。

这样,我们便能决定自己在世上的命运,

便能在第一个十字路口

就选择好毕生的道路。

我们只需从容地行进,日益年轻,日益强健,

抵达创造之门时,成熟而又充满活力。

然后,在爱中步入豆蔻年华。

儿女出生时,我们已成为孩童。

那一刻,年长的他们会教我们咿呀学语,

会哼着摇篮曲陪伴我们进入梦乡。

我们渐渐消隐,渐渐缩小,

小如葡萄,小如青豆,小如麦籽……

"有四季青的爱和四月花的恨

有水流的此刻和烟雨的过去

光阴如此漫长

如此短暂

生命如此乏味如此绚烂"

《郁郁的雪香》


在漫天飞舞的雪花里,一缕缕炮仗声在山村里四散,在那刺耳的声响中无数片雪花缓缓抵落,触碰到乌黑乌黑没有老死的梨树树梢,雪花落地成水很难像山坡覆盖一层层白色的纱幔。不知多久雪花已经没有在我的村里飘落,久久体味不到儿时来回的路。奶奶时时不忘给我诉说过往,在空荡荡的老房子里流言蜚语般漆黑的瓦片也会被点装成白色,憎恨并且宽恕。那动情的言语比流星更加璀璨,我已分不出粗鄙的埋怨与优美的感激区分的界限,试图对她们有所了解,最终我们都是同一贫乏的人们,时间将所有消耗落下郁郁的雪香。